南充三国源论坛--南充论坛--南充本土社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收起左侧

天上取样人间织、满城皆闻机杼声——“我与丝绸的故事”文图征集活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0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7_242:}{:7_242:}{:7_2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5 13: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6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与丝绸的故事】1号参赛作品——《故乡的蚕事》http://bbs.cnncw.cn/forum.php?mo ... 7%B5%C4%B2%CF%CA%C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6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与丝绸的故事】5号参赛作品:《以桑为名 》
http://bbs.cnnc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253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0 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1 11: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科技馆终于有用处了,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3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国源论坛“我与丝绸的故事”文图征集活动火热开展目前已收到作品20余组、图片数百张2019-08-23 08:58[url=]南充新闻网[/url]



南充新闻网讯 (记者 刘舒艺)2019中国西部丝绸博览会将于今年9月在南充举办。为更好地迎接丝博会的到来,南充新闻网“三国源论坛”特别策划了“天上取样人间织、满城皆闻机杼声——我与丝绸的故事”文图征集活动。该活动自8月1日上线以来,在广大网友中引起热烈反响。截至目前,论坛已收到作品20余组、图片数百张。

南充丝纺服装产业既是传统优势产业、主要出口创汇产业,也是民生产业、支柱产业。四千年栽桑养蚕、缫丝织绸的历史使南充在秦汉时期就有“巴蜀人文圣地,秦汉丝锦名邦”的美誉;唐宋时期,南充生产的绸、绫、锦、绢、丝等10多种产品曾被定为朝廷常贡,被称为“丝绸之城”,“天上取样人间织,满城皆闻机杼声”正是当时的写照。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期,南充被确定为“全国四大蚕桑生产基地”“15大丝绸生产出口基地”与“20个丝绸工业重点城市”。绸厂、丝二厂、丝三厂、绢纺厂、桑园坝、蚕种场……让南充人耳熟能详的名字实在太多。

“三国源论坛”策划的“我与丝绸的故事”文图征集活动自上线以来,受到广大网友的关注和好评。网友“罗天文”发来了一组主题为“千年绸都第一坊 留下历史的记忆”的作品,他在图片说明中写道:“千年绸都第一坊是集种桑树、采桑叶、养蚕为一体的乡村旅游体验景点,也是南充源远流长的蚕茧丝绸文化的主题景点,积淀了深厚的丝绸历史文化。这里展现岀的一组‘绸坊记忆’历史图片,是10多年前我在千年绸都第一坊拍摄的旅游观光照。”

截至目前,征集主题帖文点击数达到4万余次,共收到作品20余组、图片数百张。记者注意到,网友发来的图片包括景区雕塑、历史图片、生产车间、机器设备、种植基地等,时间跨度长、内容丰富详实。一些网友不仅发来多张图片,还撰写5000多字的文章……“本次征集活动将持续到9月20日,欢迎广大网友踊跃参与,作品一旦被采纳,将获得‘编辑采用’图章,并得到相应奖励。”论坛负责人说。

■新闻链接

作品要求:

1.文字类:讲述自己与丝绸有关的各种经历,浪漫的、有趣的、感人的、追溯的皆可,字数不限,图文并茂更好,内容必须为原创。

2.图片类:要紧扣主题,正确反映与丝绸的故事,作品彩色、黑白不限,作品允许对亮度、色彩作适度调整,谢绝对作品原始画面进行PS、后期添加删减合成,作品必须取材于南充市辖区内,且为原作者。

参与方法:

在“三国源论坛”发布主题帖,在帖文标题前加“#我与丝绸的故事#”。

版权要求:

1.投稿者应拥有作品著作权,老照片如不能确定拍摄者请注明出处或保存者、提供者姓名;

2.作品涉及名誉权、著作权、肖像权等法律问题均由作者自行承担,投稿者须声明投稿作品不侵犯第三方著作权;

3.投稿作品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4.奖品设置:凡作品被论坛采纳,获得“编辑采用”图章将得到奖励(奖励发放与热帖征集活动同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3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的蚕事


  邓四平/文图



     清清小河岸边,潺潺小溪水旁,星星点点,三三两两,或挑或背,或提或扛。早春二月,春寒犹盛,清洗蚕簸的农妇络绎不绝,双臂挥舞,水花迸溅,欢声笑语之中,一年的蚕事便已宣告拉开帷幕。

    里里外外打扫干净宽敞的蚕房,洒上消毒的石灰水,蚕簸上铺满金黄的蚕纸,取来密布细细蚕卵的蚕种,采回嫩嫩的桑叶,细细地切成烟丝般形状,均匀地撒在蚕纸之上,第二日抑或三日,小小的蚕儿便会相继破卵而出了。状如蚂蚁,细如针线,密密麻麻地蠕动着,仿佛沙场上乱糟糟的千军万马,拥挤而杂沓。

      几日过去,那小蚕竟如见风就长一般,霎那间,变白增长,长至米粒般长短大小。又过几日,竟长至筷子般粗细,一两厘米长短。这时的桑叶再也用不着切碎裁细,一旦撒于蚕簸之上,那胖乎乎白晃晃的蚕儿,竟象草原上雪白的羊群一般,三三两两围定一片片嫩绿的桑叶,摇头晃脑,志满意得地啃噬着。惟有心细之人才可看出变化万端。时光缓缓流逝,桑叶的边缘便渐渐地出现了一道道月芽儿般的缺口,接着又逐渐扩大成了一个个圆圆的太阳,最后竞只剩下那网状的桑叶的茎脉了。

      尤其是夜深人静之时,“沙沙沙”,那蚕儿进食桑叶的声音,真是奇妙之至。那声音由小而大,由细而密,由低而高,又由大而小,由小至细,由细至无,直至万籁俱寂,杳无声息。那声音恰似春夜里悄然而至随风飘落的春雨在轻叩屋瓦,又似凉爽夏日午后拂过竹林的长风在窃窃私语,更象雨后春笋在调皮地拱土而出,更像勤劳的蚯蚓翻卷泥土惊醒万物的悉悉娑娑……

     一眠,二眠,三眠,四眠之后,蚕儿便长至小拇指般长短粗细了,胖乎乎,白晃晃的,其间每一眠之后均要蜕去一次旧皮,每一眠之间的时间大致间隔三至四天。那蜕皮的过程痛苦而悲壮,在这生与死的考验之中,一些蜕不下旧皮的蚕儿便痛苦地死去,成茧化蝶便永远成为了一种遗憾的梦想。

     这样蜕皮的过程要经历四次,最后成功蜕皮四次,打了四眠之后的蚕儿便长得更加胖乎乎了,甚至头部、颈部,乃至通体发亮。这时候便可以将其挑出放于草山之上吐丝结茧了。一只只胖乎乎的蚕儿喜悦地登上草山之后,竟摇头晃脑吐出晶莹透亮的蚕丝来,左缠右绕,不到一天工夫竟将自己密不透风地包裹了起来,结成了一个个雪白浑圆的茧……

     春蚕、夏蚕、秋蚕,每季养蚕只需20多天左右。那蚕便上了草山吐丝结茧子,一年时间更可养上三季,时间短,见效快,收益大,父老乡亲自是喜欢。

     卖茧那天,那是故乡的父老乡亲们的节日,全家大小兴高采烈,箩斗挑,背篓背,沉甸甸地,喜气洋洋地往乡场上的茧站里赶。路上卖茧之人络绎不绝,犹如逢年过节一般闹热。那收购茧子的乡镇茧站里更早已是人山人海,到处只看见黑压压的人头攒动和白花花的帽儿尖一般装满箩斗和背篓的茧子。卖茧子的也人多得如蚂蚁,乱糟糟的,挤得一塌糊涂。耳朵里只听见喧闹的过秤声、报价声、谈笑声、吆喝声。屋檐下、树荫下,到处都是站着、坐着、等着的人。有的在焦急地打听着今年茧站收茧子的价格和等级,悄悄地盘算着自家今年的收成,脸上露出惬意的笑开心的笑张扬的笑收获的笑喜悦的笑。也有人卖完茧子领了钱后便迅速钻出人堆,边走边吐着唾沫笑嘻嘻地清点着手中或多或少的钞票,脸上笑得比葵花还要灿烂。有的人家挑来的茧子因为稍显湿润,检验不合格,便就唉声叹气地打听和联系附近的人家找晒坝晒茧。也有私自收购茧子的小贩老远在茧站门外偷偷摸摸地四下里张望,却又不敢溜进茧站里来。到了晚上,举着火把,打着电筒,提着煤油灯,赶往茧站卖茧的人依然络绎不绝,那情那景让人感到也不知哪一天究竟才能把那白花花的茧子卖完似的。

     时间一晃,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家乡小镇繁盛至极的茧站竟突然一夜之间就倒闭了。偌大的一个茧站只留下了一个看守大门的老人 。院里长满了野草,仿佛聊斋故事里狐仙居住的地方一般,让人伤感至极。

      1989年,我在蓬安县城的师范学校读书时,常常到姐姐上班的县丝绸厂去蹭饭吃。那时候姐姐上班的丝绸厂车间里,上千的女工一溜儿排开整齐划一的队列同时在车间里缫丝,那场面仿佛场面壮阔的阅兵场一般,“轰隆”、“轰隆”,缫丝机巨大的轰鸣声响彻云霄,只见雪白的茧子在热气腾腾的水里翻滚,银亮的丝线在缫丝架上上下飞舞,让人看了异样的满足和兴奋。后来不过几年,真没想到,那显赫兴盛一时的县城丝绸厂竟也倒闭了,姐姐也成了下岗职工,我们全家人也都为之怅然若失了许久许久。

      2005年的五一,闲来无事,我带着妻儿,一路烟尘斗乱,仿佛武侠小说里的丐帮一般,乘船去了一回高坪区的青居古镇,看了那里烟雾缭绕宛如仙境一般的烟山,烟山冬菜就是那里的特产,非常出名。然后,我们一家三口又乘车去了一趟距此不远的青林村,沿途看了正在打造的“千里绸都第一坊”,看见那正在复建的蚕房、桑林,以及以蚕桑文化、丝绸文化为主题正在兴建的“嘉陵蚕渡”、“天蚕部落”等等景点。我的思绪又仿佛回到了那些激情燃烧的年代。

      “走,时间不早了,得马上赶回青居乘船回去了!”妻子的提醒又将我的思绪拉回了残酷的现实,真没想到眼下家乡的蚕桑丝绸行业竟是如此地萧条和破败。而多年以前,家家栽桑,户户养蚕,那曾经是家乡一道最美的风景,蚕桑丝绸行业也曾经是家乡的父老乡亲和千家万户最为重要的经济来源。“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我多么地渴望故乡的蚕桑行业又能重振雄风,故乡的丝绸又能重新华丽地绽放,炫目地飞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3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桑为名


         邓四平/文图(15908275137)

     在千年古县四川蓬安有一个著名的旅游区,旅游区以桑为名,名曰嘉陵第一桑梓。美丽的嘉陵江宛如一条飘逸的玉带轻轻地绕城而过。在旅游区内的周子古镇对岸有片很大的漫滩湿地,官方称其为嘉陵江漫滩湿地公园,后来又改称相如湖国家湿地公园,无论名字怎么变换,但当地人却依旧习惯性地称它为东门河坝。

     多年以前,一望无垠的东门河坝里几乎全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白茫茫的一大片,稀稀拉拉的野草在河坝空地里随意荣枯。河对岸伸手可触的地方便是锦屏镇,从周口镇乘坐渡船通往对岸,来来往往的人们竟在河坝的鹅卵石中间踩出了一条弯弯斜斜的小路。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在蓬安县城读师范,1990年的春天,我们班上曾经组织过全班同学到东门河坝里去搞过一次野炊活动。河坝里有很多很多的鹅卵石,其中有的鹅卵石非常之大,我们就用这些鹅卵石叠加起来做灶煮饭炒菜做锅锅谣。记忆中,我对东门河坝印象最深刻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锦屏镇里的九一监狱里一个劳改犯居然在监狱里强奸了一个小女孩,该犯因为罪大恶极数罪并罚因此被判了死刑,一大群武警荷枪实弹将其押到了东门河坝里来执行枪决,我们便跑去围观看稀奇,从那以后,东门河坝在我们心中又多了一份庄严肃杀的感受。

     前些年,因为发展旅游的需要,河坝里大量种植了芭茅、芦苇等等野生植物。不几年时间,原先空空旷旷的河坝地便长成了一片芭茅芦苇的海洋。春夏时节,芭茅、芦苇次第花开,纷纷扬扬,如雪似浪,让人仿佛走进了北国的青纱帐一般。美丽的景致,吸引了众多游客,明星闫妮、耿乐等人也闻讯而至,来到蓬安拍摄电影《女子军团》。

     其实,引起我强烈关注这片漫滩湿地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它下游不远处,长有一片茂盛的桑树林。

     每年春夏之交,在嘉陵第一桑梓景区青石牌坊旁边的公路上,都会出现一拨又一拨的男男女女,手提大大小小的塑料胶桶或者竹编的篮子,桶里、篮子里装满了红得发紫鲜亮欲滴的桑葚,看得人馋涎欲滴。问其从何处摘来的桑葚,答曰:对岸东门河坝。

      桑葚这物可是个好东西。洗净之后,可泡开水,亦可泡酒,对人的健康大有裨益。曾记得九十年代初,蓬安就研制生产出了一种名叫“中国桑葚口服液”的保健药品。那时候,我曾买来喝过,口感非常不错,当时也非常畅销,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却又销声匿迹了。其实这并非是桑葚口服液本身有什么不好,我想大约是厂家经营不善所致。现在想来,委实令人惋惜不已。

     “哗啦哗啦”的嘉陵江水声,将我拉回现实。要到嘉陵江对岸的河坝里去摘桑葚,必须得在一个名叫相如客运中心港的地方坐渡船才行。相如客运中心港原先又叫客运码头。

      在相如客运中心港登上一艘铁壳大船,一位穿青花衣服的船娘,大致有四十岁左右,热情地招呼着每一位乘客。船娘身材高大,两只乳房涨鼓鼓的,仿佛将要涨破衣服的纽扣扑腾而出。当时过河收费,每人一元。船娘一边收钱,一边说:“这里马上就要修嘉陵江二桥了,当桥通了,我们这些渡船也就要失业了。”说完之后,船娘眼里泛出淡淡的感伤。

      据《蓬安县志》记载,嘉陵晚渡曾是“古蓬州八景”之一,而二桥的修通必将让嘉陵江畔的这些渡船退出历史的舞台。如此一来,这位美丽性感的船娘也许真的就将成为蓬安嘉陵江相如客运码头上的最后一位船娘了。幸与不幸,其实我也说不清楚。

      “蹦隆蹦隆”,马达轰鸣,渡船终于靠岸。我们依次从甲板跳上码头,码头旁边便是正在修建的嘉陵江二桥,数十个巨大的桥墩已建到江边,仿佛长龙饮涧一般凌空呼啸而来。走上一条泥石路,从巨大的桥墩下方穿过,往下游行至一百余米,便到了漫滩地里的桑树林。放眼望去,青翠茂盛的桑叶仿佛碧绿的波浪层层叠叠荡漾开去,让人一时不知何处才是尽头。

      桑林里早有先前闻讯而至的采摘桑葚之人踩踏而出的林间小径。钻进桑林,只见林子里桑树挨着桑树,桑树连着桑树。茂盛的桑枝互相缠绕,浓密的桑叶遮天蔽日。人一闯进桑林,仿佛闯进了一个巨大的迷宫,真可谓“林中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迫不及待地抬头往桑树枝桠上望去,期望能够如来时之预想,直接拉下桑枝就可以把熟透的桑葚大把大把地丢进随身带来的塑料桶里。步入桑林,才蓦然发觉枝桠上几乎只剩下淡红淡红的桑葚了,稀稀拉拉,并未熟透。熟透的桑葚早已被捷足先登的人们“洗”得一干二净了。怅然若失之际,偶遇林子里正在采摘桑葚的人,说不要怄气,不要失望,这片桑树林子里的桑葚多得很。只要仔细寻找,有耐心,你是采摘不完的。即使今天你摘得不多,明后天来,这些现在未熟的桑葚经过几个露水一扯,又会熟透的。

      其实,采摘桑葚的多少并非十分重要,做任何事情关键在于过程的享受。在桑林里东钻西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攀下一根桑树枝条,突然发现茂盛的枝叶之间隐藏着又大又红的桑葚,当亲手将桑葚从枝条上采摘而下,小心翼翼地放进塑胶桶之时,那种探索发现的喜悦,那种非常卓有成就的获得感才是最为令人惬意和满足的。当然,也有好不容易才拉下桑树枝条正要动手采摘之时,那熟透了的桑葚却突然从枝条上滚落下来,倏地一下钻进树下浓密的草丛里不见了,那种怅然若失,也会让人顿时感到非常难过。天气闷热,在桑树林里稍微呆久了,整个人便汗流浃背,仿佛蒸天然的桑拿浴,对人的意志和毅力也是不小的考验。

      采摘桑葚,有酸有甜。采摘桑葚,有苦有乐。每年四月下旬春夏之交,我都会吆五喝六地带领家人和亲朋好友们一起去到嘉陵江东门河坝的桑树林里采摘桑葚。当然,也许是运气不错的原因,每年我们也都会满载而归。将采摘而回的桑葚一一洗净,然后买回几个透明的玻璃坛子,打回十来斤上好的金溪白酒,说到这个金溪白酒,这里不得不多说几句了,金溪白酒产于嘉陵江畔的蓬安金溪镇,又名斜溪白酒,其酿造史据说和金溪古镇一样悠久,据蓬安县志记载,一千多年前的唐朝大诗人元稹在乘船路过金溪之时,据传就曾停船靠岸登临古镇开怀畅饮过此酒,并为之留下了诗作《感梦》,其诗云:“十月初二日,我行蓬州西。三十里有馆,其馆名芳溪。”解放前,金溪白酒曾经远销青海甘肃等地,深受当地群众欢迎。要泡制桑葚酒,先得往坛中放进冰糖、蜂蜜、桑葚等物,然后徐徐倒入白酒,一起密封泡上一二十天,最后启开坛盖,整个屋子里顿时便溢满了馥郁的酒香。

       其实,在周子古镇码头的临江客栈旁边也有一株桑树,枝干遒劲,宛如水桶一般粗壮。据当地人介绍,这是一株百年古桑,每到春天三四月之间,古桑依然会绽放出满树青翠碧绿的枝叶,蓊蓊郁郁地为下面的青石板路面遮挡阳光。来来往往的游客犹如过江之鲫一般从树下经过,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这是一株桑树,而且还是一株饱经风雨的百年古桑。

       古时候,人们常在住宅周围栽上桑树和梓树,桑梓便无形之中成为了家乡和故园的代名词。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459.jpg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529.jpg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534.jpg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539.jpg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658.jpg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703.jpg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706.jpg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710.jpg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717.jpg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721.jpg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725.jpg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80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4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过贴
巴中川陕革命根据地博物馆这件器物命名有问题。 - 绸都茶馆 - 南充三国源论坛--南充论坛--南充本土社区论坛 - Powered by Discuz! http://bbs.cnnc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266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8 15: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论坛编辑老师的编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30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2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9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ee0d738da9773912bc6e667cf4198618367ae275.jpg
#我与丝绸的故事#你还记得阆中有个丝绸仙子雕塑吗?
阆中丝绸仙子
千年古城阆中植桑养蚕制丝的历史已长达千年。
古时丝绸之路的驼队驮的蜀锦一定不少,而当时的蜀锦的生产一定离不了阆丝作材料。
还别说除了通过丝绸之路外销的蜀锦外,当时川丝主要代表的阆丝,也是通过丝绸之路大量外销的产品之一。
民国时阆中古城内大大小小的私人制丝厂、制丝作坊已多达十数家。形成一定规模,比较出名的有阎家丝厂(良牧街,原丝绸厂内。)、徐家丝厂(迎恩街)、张家丝厂(左营街)、赵家丝厂(机房街)。
阆中丝厂最早建于民国27年,至民国38年,厂占地11666平方米,全部固定资产17.9万元,从建厂起累计产丝69300公斤,总产值57.5万元,生丝质量在FG级之间,工人最多时达650人,解放前夕,贷款中断,无钱购茧,工厂停产。
解放后,县人民政府接管。阆中丝绸厂是建国后私营民族企业张家丝厂,徐家丝厂和闫家丝厂等公私合营组建而成。1957年底,全厂职工3533人,有立缫机224部、4480绪,座缫机244部、1220绪,复摇机400窗,煮茧机6台。1959年4月,丝厂试办织绸,12月,厂更名为四川省南充专区第一制丝厂,1962年10月,更名为四川省阆中缫丝厂,1966年产丝29万公斤,总产值786.33万元。1980年1月,改厂名为四川省南充地区阆中缫丝厂,1982年11月又改名为四川省南充地区阆中丝绸厂。全厂有职工4622人,年产丝48.8万公斤,产值3210万元(含绸的产值);创汇810万美元,实现利税681.4万元。
1959~1985年全厂制丝产品获中央、省、地政府及有关部门的奖励30多次,获设备管理、质量管理、劳动竞赛、工业普查、“三无”企业、教育卫生、民兵活动、计划生育等方面的奖励20多次。1987年,阆中丝绸厂被四川省人民政府授予“省级先进企业” 。
丝厂当年的辉煌让无数人仰慕,随着时代变迁,丝产品过剩等原因,原来风生水起的丝厂逐渐没落,后来关闭,资产被拍卖,如今,我们已经看不到当年辉煌的场景,原来的高大的办公楼和宽敞的车间已经荒废,长满了藤蔓,失去往日繁华的厂房和车间仍然矗立在古城中,见证着城市的发展,牵扯着阆中人无尽的感概,建国后的厂名是原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开国上将张爱萍题写。
[url=]
[/url]
[url=]
[/url]





照片合影:原南充市委副书记付金凤,南充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马道蓉,南充市委经贸委政治部主任谢振模,阆中市委书记冯启联,南充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林清华,阆中丝绸厂党委书记邓海清,以及南充市属企业党政主要负责人等。
[url=]
[/url]
[url=]
[/url]




[url=]
[/url]
[url=]
[/url]




‘’阆中丝绸历史久负盛名,据《华阳志》记载,夏周时期,阆中丝绸已成为献周王朝的贡品。唐朝时期,阆中和湖州是全国两大桑蚕中心,阆中丝绸产品被定为朝廷贡品,《唐书》载:“阆中郡岁贡绫、绢、索殳(hu,有绔纹的丝)等。”《明实录》也载:“当年山西潞安州织进贡绸缎,要采用间丝。”用这种丝织造的保宁水丝花素大绸远近驰名。‘’
阆中丝绸建国前主要有张,徐,闫,赵等几家,建国后公私合营整合为阆中缫丝厂。上世纪五十年代为西南蚕丝公司第四制丝厂,下放南充后为南充地区第一缫丝厂。上世纪七十年代为南充地区丝绸厂。1992年组建为大型联合企业阆中丝绸集团公司,为国家工业500强,国家大二型工业企业,創税利外汇名列全省前茅,央视省视和国家主流媒体《人民日报》,《中国纺织报》,《工人日报》,国家《纺织政工研究》,《经济管理》,《经济日报》,《四川曰报》,《南充日报》等报刊均发表过该厂文章。该厂自拍党建专题片《党旗映红阆丝绸》由南充电视台配音协助编辑,为南充国有企业第一部自拍专题纪实片,曾先后在省,南充,阆中两市电视台播出,评为优秀党建专题片。
阆中丝绸仙子
阆中丝绸仙子与南充丝绸齐名,阆中丝绸仙子与南充丝绸女神落成时间大体相当,材质好于南充,全用不绣钢打造。当时中央新闻记录电影制片厂均有拍摄。但南充设立地址有远见,选在五星花园,故成南充地标。阆中丝绸仙子在厂区,因所处地址未在市区,故知名度不高!
南充丝绸女神
阆中丝绸厂当时是南充市委书记李正培定点联系企业。该厂是国家工业500强,国家大二型企业,全国工业学大庆先进企业,四川省先进企业,与南充丝二厂同为亚州最大丝绸联合企业。当时不仅是阆中南充最大創汇創税利企业,而且精神文明建设享誉全国,国家,省领导和各界名人多次来阆视察调研题词,厂牌为开国上将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张爱萍题写。企业和撰文多次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法制日报》、《工人日报》,《经济日报》、央视和《四川日报》等主流媒体发表,为国家精神文明先进企业,一大批干部和职工分别荣获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全国专业技术带头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国省劳动模范,有的受到当时党和国家主要领导接见。这些事迹,为阆中不可多得的珍贵资源,建议政府和社会大力传承弘扬!
进入本世纪以来,昔日风光不再,曾经的辉煌渐行渐远。该厂厂址为广东坤银集团策划正在打造为古域名文化創意产业园。

愿世人铭记曾经的几代阆丝人的累累奉献,愿不可多得阆中丝绸文化在新时代发扬光大,愿阆丝精神永存!
何为古城?何为千年古城?留住历史,留住历史的记忆,才是真正历史悠久,能让后人寻找得到历史的痕迹,把握历史的脉搏,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古城。
千年古城、千年丝城,给后来人保留下能够打捞的到的那怕是历史的碎片,也总算聊胜于无吧!
给千年丝城保留点历史的碎片吧!阆中丝绸为世界留下“阆中记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20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与丝绸的故事#老父亲一生的阆丝情缘
#我与丝绸的故事#老父亲一生的阆丝情缘
http://bbs.cnnc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28752
(出处: 南充三国源论坛--南充论坛--南充本土社区论坛)

阆中丝绸历史久负盛名,据《华阳志》记载,夏周时期,阆中丝绸已成为献周王朝的贡品。唐朝时期,阆中和湖州是全国两大桑蚕中心,阆中丝绸产品被定为朝廷贡品,《唐书》载:“阆中郡岁贡绫、绢、索殳(hu,有绔纹的丝)等。”《明实录》也载:“当年山西潞安州织进贡绸缎,要采用间丝。”用这种丝织造的保宁水丝花素大绸远近驰名。

新中国成立后,阆中蚕桑丝绸发展迅速。先后建立大型丝绸企业阆中丝绸厂、阆中绸厂,市属丝绸企业6家,生产绸、缎、绫、罗、绉、纱以及乔其、丝绒等织花、印花、刺绣真丝面料及丝毯,花色品种一千多个,创省级以上优秀产品三十余个,占四川丝绸总产值三分之一强。桑蚕丝绸实物质量1983年已名列全国第一。出口产品54个,销往美国、日本、加拿大、苏联、西欧、瑞士、西德、非洲、东南亚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

阆中丝绸厂、阆中绸厂作为当时全省丝绸大型企业可谓无比辉煌,是阆中人渴望进入的好单位、铁饭碗。无数爷爷、奶奶辈的阆中人在这里奉献了青春和热血。随着时代的发展,阆中丝绸厂、阆中绸厂先后倒闭,搬迁,如今阆中的80、90后甚至都已经不知道有这么一段历史。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父亲从青海部队转业到阆中缫丝厂当了一名干部,先在阆中丝厂办公室,然后到扬帆车间(五车间)当工会主席,车间党支部书记。父亲几乎年年都被评为先进,我记得小时候我家的墙壁上贴满了父亲和母亲的奖状。
父亲告诉我说,阆中丝厂先后更名为阆中丝绸厂,阆中丝绸集团公司,阆中丝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到八、九十年代,已晋升为国家二级企业,国家大中型企业,全国500强企业之一。企业总产值、产品质量,年创利税,出口创汇等多项经济技术指标,在四川乃至西南各省丝绸行业中独占鳌头。该厂生产的“金顶”、“银琅”高档级名牌丝,独家首创,名扬海外;“万能坯绸”在国内外市场畅销不衰,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黄金时段强势播出。企业荣获的数十个国家、部省级荣誉证书和锦旗,挂满了整间陈列室。
父亲告诉我说,除开这些,阆中丝厂还有职工医院、生活团、幼儿园、托儿所、汽车队、供销公司等一条龙的生产经营、职工生活服务。这些在国有企业中当然是司空见惯。但阆中丝厂在年前成批量宰杀生猪分给每位职工,让大家开开心心过新年。这种美事儿恐怕在西南片区大中型企业中同样是独此一家。
农村年味儿是从除扬尘、炸馃子、放鞭炮开始。那么,阆中丝厂职工的年味儿,则是从春节前一个多月杀年猪起,就浓浓烈烈、喜气洋洋地在企业内外弥漫开来。
父亲告诉我说,元旦节前夕,丝厂就开始梳妆打扮。巍峨的厂大门彩旗招展,装饰一新。大门两侧贴上醒目的春联。高大的主厂房顶部、门楣处灯火辉煌,璀璨夺目。生活团不光是大红灯笼高高挂,还有数不胜数的小彩灯缀满了屋檐、树梢,如星光闪烁。这时,差不多已是冬月下旬或腊月初,丝厂杀年猪也就紧锣密鼓地准备开张了。


父亲告诉我说,这是一个有百多年历史的老企业。早在1915年,阆中缫丝厂的前身一一阆中泰丰丝厂生产的“莲花牌”水丝,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荣获金质奖章。新中国成立后,该厂又再创辉煌。其间也遭受过劫难。从59年到61年,连续三年严重的自然灾害,农村桑树大量被砍,蚕茧锐减,数千职工陡然裁减至500余人,艰难维持。企业总人数还不及鼎盛时期的一个车间。那时烧锅炉用煤,全是用木船从广元顺江而下运至阆中。为节省开支,企业职工,不分年龄大小,不论职务高低,都得用背篼一背一背地从码头背到厂里。其时汗流浃背、磨破肩膀是家常便饭。那叫有难同当。如今(七十年代)条件好了。企业杀年猪,当然得有福共享。不管你是董事长,还是普通工人;是几十年厂龄的元老,还是刚进厂的学工,每人都分一斤。人人平等,谁也别想占便宜。在企业内部,工作有轻重,工资有高低,福利待遇也有差别。在关系到职工切身利益的诸多方面,不能说几千职工一点意见没有。但唯独杀年猪分肉,机会均等,白送白吃,自然是人人满意,皆大欢喜的。
父亲告诉我说,也许有朋友会说,丝厂又不是养猪场。四十多头生猪,四、五千斤鲜肉,从何而来?这话问得好。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在七十年代,吃肉凭票供应。城镇居民,包括企业职工,每人每月一斤。除此之外,你即或再有钱,也是割不到肉的。丝绸厂生产工人多数是三班倒。班中餐时间有限,只能在厂里解决。况且前缫、后缫、力织、经纬、长白班等,就餐时间各不相同。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九时半,职工伙食团每天必须供应八、九餐饭菜。由于就餐人多,产生的泔水也多,倒掉的剩饭剩菜也不少。这些都用来喂猪。伙食团的大师傅们主动承担了这又脏又累的活儿。也有不少农民割猪草来卖,这使猪饲料更加充足。还有,缫丝产生的残留物一一蚕蛹,含有丰富的脂肪和高蛋白等多种营养成分,用来催肥猪是再好不过了。

正因为如此,丝厂伙食团随时都喂养着几十头猪。平时宰杀一点,改善职工伙食;年前批量宰杀,分给职工过年。在凭票定量供应鲜肉的紧缺年代,丝厂生活团每天都有回锅肉、蒸肉、排骨等肉食供应。这在其他企业职工伙食团中,只能是一种奢望。


父亲告诉我说,丝厂90%以上都是女同胞。缫丝工是主力,人数最多,也最辛苦。分过年肉理所应当排在最前面。每天约400人,上下午各半,下班后依次排队等候。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女工聚在一起,评头论足的,家长里短的,叽叽喳喳如麻雀嫁女一般,比过年过节还热闹。不过也别担心,她们有支部书记或车间主任带队,有班组长张罗照应。女工排队时尽管话多,叽里呱啦不停口,但秩序还是蛮好的。
分过年肉每人一斤。夫妻双职工就有两斤。有的父子、母女、兄弟姐妹一大家都在厂里的,一下分得五、六斤鲜肉,更是眉开眼笑合不拢嘴。那一段时间,丝厂每天都有好几百职工提着过年肉陆续回家。路上行人往往投来羡慕的眼光。有人问:
“这么好的肉,在哪儿割的?”
“厂里杀年猪分的。“
“要票吗?“
“不要票。也不花线。签字就行。”
“唉,还是你们大丝厂好呵!收入高,还分过年肉。“
……
听着这声声赞叹,那些拎着过年肉的职工禁不住喜形于色。他们那微微得意的自豪感、满足感、陶醉感,一字不漏地全写在脸上了。
父亲告诉我说,八十年代后期特别是九十年代以来,随着农民兄弟养猪积极性的提高,各地养猪场的蓬勃兴起,集市上的鲜肉日益丰富。肉食品凭票定量供应逐渐成为历史。阆中丝厂宰年猪的美事儿也就不复存在。但那时干群亲如一家、职工同甘共苦的企业精神;丝绸生产热火朝天的壮观局面;企业张灯结彩杀年猪、喜气洋洋过新年的浓郁年味儿,仍在父亲脑海里留下了一段难忘的记忆。


父亲的这一生都奉献给了阆丝绸企业,丝绸,就是他的一生所爱,阆丝的点点滴滴都永远记在他的脑海里,难以忘却!让我们向阆丝人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国源论坛

GMT+8, 2020-2-29 17:16 , Processed in 0.579942 second(s), 5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